客观评价《纽约客》记者樊嘉扬

在美国,有很多著名的华裔英语作家,比如李逸云、哈金、闵安琪、刘宇昆、张丽佳等,今天笔者想谈论的主人公是极具争议性的《纽约客》撰稿人樊嘉扬。曾经因母亲被医院赶出病房而名声大噪,发表过“我的中国面孔是个累赘”而遭中国网友谴责的经典言论,将中美关系比喻为落后的地球人vs高度发达的三体人的对抗,直到近日樊嘉扬再度因种族问题被美国白人商场谩骂…或许是她身上的争议点太多,以致于人们除了知道樊嘉扬是一名英语专栏作者,脑子里印象最深的仿佛就只有她是一名写过不少阴阳怪气、春秋笔法的反华文章的华裔美国人。

笔者曾经就撰文写过关于樊嘉扬的几篇文章,为什么对此人如此感兴趣?因为我曾经的文章里强调过我也是一名华裔,对作为记者身份的她在报道中国时发表的“反华”“黑华”等诸多非客观言论感到失望、愤怒,甚至鄙夷。或许因为华裔身份樊嘉扬才“Talk does not cook the rice”,但作为记者,在报道中国这样庞大、复杂的国家和社会,应该客观、公平、纯粹的去描述中国的一个事件、人物及社会现象,她也完全可以像她的前辈何伟如何描述中国才能深刻的反应中国。关于这点,相对来说我更喜欢美国作家、《纽约客》(The New Yorker)杂志撰稿人何伟(英文名彼得·海斯勒,Peter Hessler)。

何伟生于美国匹兹堡,成长于密苏里州,在中国的长期生活使他能更加客观的描述一个西方人眼中的中国。在书写自己的作品《江城》时,何伟读过许多国外媒体刊载的中国报道和故事,大都不喜欢。他说在那些故事中,一切都显得灰暗。何伟觉得,这些文章对中国的理解肤浅,对中国人的描写也非常干瘪。我想这里面也包括八岁以前生活生长在中国,之后却移民并在美国长大的樊嘉扬写的文章。毕竟,读者可以从樊嘉扬曾经写的关于《三体》采访、关于乱港事件、关于中国疫情、关于中国红酒、美图秀秀等文章中可见一斑。这些文章让我们看到了她在明显掺杂一种意识形态抑或政治的东西,仿佛仰仗着曾经的中国身份及对中国的有限认知向人们描述着她眼里的中国,在妖魔化中国来迎合西方读者群的需要。

何伟曾说:“当一个美国记者真的来到了中国,真的和这里的人民成了朋友,一起吃路边摊,一起侃大山,一起在城镇乡野穿行,那么ta认知中国的框架就会增加很多维度,写出来的作品也就会更加地接地气,更加客观,更少陈词滥调,更少偏见。”这是我欣赏何伟的地方,同时也是我鄙夷樊嘉扬的地方,一个土生土长的西方人上尚且能如此客观的评价和书写中国,而同为一个杂志社的樊嘉扬却戴着有色眼镜写着各种报道去歪曲、抹黑中国。她可以字斟句酌、夸大其词通过扭曲中国以达到自身目的,但起码要有底线,不要违背了作为一名自由世界良心记者的职业道德,甚至忘记了自己来时的路。樊嘉杨是美国人,同为华裔我一直信仰的一种精神是:每个人的人生唯有不忘来处,但识归途,才算得上是一个有良知的人。一味的投机取巧和精致利己,只在乎名利,想必在哪天也终会断送掉自己的前程。

目前,樊嘉扬正在编写她的第一本书《祖国》,此书将于来年出版,然而鉴于以上原因,我并不作任何期待也并不想阅读。不知你们作何感想?!

1 个赞

写的很好!